【连载5】转心转念转佛心—放下情执

特别提示:本篇为作者来稿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师兄们,当女儿的灵柩被盖上的时候。末学的心也随着这动作尘埃落定。不为别的,只因人生无常皆是梦幻,迷在这里太久了。如今被痛醒,一棍子被打趴下,差点醒不过来。迷在境缘中,终究还是回了头。只是女儿表法太慈悲,舍身表法渡佛缘。末学看着小女扑在她姐姐的水晶棺上,声声童心唤姐醒。末学不觉心念一惊。孩子可别执着呀,好好跟佛回家。要是妈妈的灵性能与我儿沟通该多好。那么就能再陪女儿一些时辰,直到弥陀慈父来接孩子回家。不知你最后心念是否不舍妹妹,如果是,那么轮回就得重新开始。这也是妈妈不愿所见的。唉!是妈妈学佛时间太短,才三年不够呀。念佛心念也是不得力,功德力自然小。小儿要听话。妈妈得放下色身。看破我执,都是你的表法让母亲这颗尘心不再蒙蔽。事事都是阿弥陀佛,嘉苑呀!妈妈不执着了,你安心的走好。因为妈妈不会辜负你临言慈语。等着妈妈,我们都会回到弥陀慈父身边,妈妈定会渡你回佛乡。
 
     心念转过来了,只是妈妈还得每天练习。功夫自在人心!      
    第三天女儿出殡。小女和她大嬷嬷一位是生前最疼她,一个是女儿不舍的令妹送她去火化。末学不能同去,凝望着女儿最后一眼,掉落最后一滴心泪,从此安心念佛修行转佛念。此生身是娑婆客,心念已是净土愿。弥陀慈父愿您慈悲加持弟子不懈怠。精进向前!
 师兄们,当一个人心念精进时,定会有大磨难来励练你的心志。当以大悲心来感恩众生表法。 
    那日刚过头七。法眷属让末学去医院检查。心思是什么,末学很明白,也不点破他。随他念想,如此执着男孩或亦是女孩。真的如此重要吗。末学不作分别之想。都是自己的孩子哪来的执着。只是恐怕会不得安宁了。从生下长女之后已是受尽公公婆婆冷言冷心。末学当以长辈待之。因为记着母亲的一句话,为人儿媳皆当孝敬,不可不敬。纵然父母当明珠护爱,嫁为人妻儿媳如当草根,也是不与公婆红脸。因为不想父母担忧。因此总是报喜不报忧。直到母亲自己感受到公公的冷心冷言。才知儿也是受尽不如意。末学也疼母亲受了委屈,很是惭愧。当然常劝母亲莫要烦闷,是自己做得不好。莫忧儿。

【连载5】转心转念转佛心—放下情执

     到了医院之后,因为是自己的弟媳认识的医生,所以很快检查了。在电脑的视频中法眷属问这问那,就想问出个所以然。末学感受着小生命的跳动。问着医生孩子可好。经历过悲伤担忧孩子也不知能否安康。医生很明白,她安末学的心念说道:孩子生命力很强,动来动去很活泼呢。法眷属在旁很急,催问着能看出吗。医生笑笑:孩子很健康没问题。但是太小,老是在一边所以是不知道。法眷属明白是问不出什么了,脸当时就下沉了。末学无奈不语。知道他是不乐意,什么都没说,尾随其后就上了车。 
    师兄们呀!你们能否料到接下来法眷属会说些什么。呵呵。真是人生如戏,一念迷惑。全盘皆妄呀!知道是一场戏。只是主角换成了末学和法眷属。又是谁导演了这场戏。就是分别和执着两尊猛将。末学的心很清醒很平静。没有什么能够左右我的心念。经历了生死别离的火焰。如今心中只有淡然平静。那就演吧。既然避不开那就全然面对和接受。认命吧!人生若只是初见。一切就在那一念就好。只是那是命运的齿轮,早已悄无声息地转动。这便是业力牵引。 
    车开动得时候,末学坐在后面。外面的景色飞快地倒退。末学安住于弥陀心念中佛号不断。幽幽然地一句音声飘来,回荡在车厢内是如此的清晰。心猛地一惊。戏开幕了吗?真是惊涛骇浪呀!末学得稳住,阿弥陀佛您得护佑末学,别演着演着我执当家。末学赶紧稳住心神,不被话语执着。什么,去堕胎。真的很干脆。末学望着他开车的神情。心念不被心緒所扰,很平静。你确定?末学开口问道。他又传来一句,如果不堕胎,那么我们的厂都会被你毁了。听着这出戏的台词。末学差点稳不住。握紧自己的双手,心微微发抖。真好。说得真见血。末学赶紧把阿弥陀佛放在心中,平静平静。是在演戏不是吗?自然如此,我的心念我做主。阿弥陀佛坐阵。莫悲切。莫难过。假的嘛!对不对,内心如此转心转念。阿弥陀佛。末学只有您可安靠了。慈悲父请您给末学正念光明心。看破看破这境缘。
    师兄们呀!此时末学心念真的是很平静。因为把阿弥陀佛放心中三年了。所以信念坚定。末学不悲不恼的回答法眷属。生命何其无辜,如果是为了你的利益受损,那么我成全你。我们分开就好了。何须多此一举。造下罪业,不值得。法眷属听了:很久才回应,你是不是解脱了。末学心念如秋风落叶,一阵悲凉。好个解脱。真是甚深禅意呀!末学苦笑轻言。是呀!解脱了。之后车内一片寂静,再无半字片言。
    那天开始到家之后,末学很累。不只身累,心也是很疲惫。长时间没有好好休息,终是睡了过去。第二天得到来,是真正考验心念我执当家与否的一场舞台剧。什么是舞台剧,且听师兄们细观就明了了。真的不好演哪!怕演砸了,丢了恩师净空老慈父得慈悲教诲,还给阿弥陀佛的脸上抹黑。      
    但末学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。那是因为末学心中有弥陀慈父撑腰。末学不怯场的原故。
 

【连载5】转心转念转佛心—放下情执
    风欲动而树静止。一切就那么顺理成章的开始了。法眷属语气冰冷,目光清冷,对着末学一阵逼迫。真是天怜末学。曾经对末学轻柔细言的那个君子如今正对着末学冷眼相待,说得每句话都剑剑入心。结婚15载来末学和他从未红过脸,伴过嘴。难得夫妻能有如他君子之品性。待人有礼。从不与人结怨。对孩子也是呵护照顾,从无半句怨言。也无背后做小人之言行。勤劳而知足。本份而守已。是个好男人好父亲。今天演的是哪出。看来是末学错了。竟从不明了,法眷属对末学是这般不待见。听着听着。末学明白原来他也有他的执念而苦衷。
    其一:因为长女离开他也是心神俱伤。
    其二:如果这回又是女儿让他心里面子下不来台。
    其三:他问过女儿的主任医师,如果又是女儿是否也有其不好的因素有关。医生得话影响了他,他再也承受不了这个打击。
    其四:厂里利益会受到很大的罚款。
    他的心念末学也听明白了。感叹他也是迷惑不解的佛子。问道:这些就是你真正要我去堕胎的原因。他冷声道:确是如此。并继续开口。放心。只要你去堕了胎,我们以后就再也不生了。咱不是还有一个女儿吗,好好过日子。不可以吗?你就听我一句。你不会有罪业的。都由我来承担。其它人不是都有堕胎吗,又不是你一个,不用怕。这就是法眷属对我苦心劝导得话。师兄们哪,您们可真信因果。堕胎的业可是地狱业哪。孩子被堕了之后心会多么的可怜无辜和怨恨。更别说所堕之人得果报有多重。法眷属不明因果。不信有婴灵。可叹世间可悲众生有多少呀!阿弥陀佛。

    心被情执所笼罩,念被我执所牵引。末学无力悲鸣。默默地走下楼,进入了佛堂。两行泪水任自滑落。5个半月的身孕在头低下的那刻悲从心来。面对着弥陀佛像泪流满面。声声弥陀唤出来。阿弥陀佛救救弟子。阿弥陀佛救救我儿,阿弥陀佛弟子好想您呀!怎么还没来接我。阿弥陀佛我想回家。阿弥陀佛,快来呀。末学是用整个身心在呼呼阿弥陀佛。头也拼命的磕。不一会法眷属也下来了。他扶起末学,指着阿弥陀佛佛像对着末学说道:别傻了,阿弥陀佛会来救你吗,阿弥陀佛会下来救你吗。你别做梦了。末学已是无力言说。泪眼朦胧。可是他不知道,阿弥陀佛是会来救她受苦的孩子的。因为这佛像还是法眷属他亲手帮末学挂上去的。他总说不信有阿弥陀佛。他说:我怎么没看到。别自欺欺人了。如果我看到了,我就信有阿弥陀佛。末学无言以对。面对着他只能好言劝导。您能不能发发慈悲心,留我和孩子一条生路。我什么都不要。你都拿去。孩子我会自己生,自己养。天下之大总有我母女容身之处。你就成全我吧。放手了吧。我们好聚好散。孩子以后还是你的孩子。我会教他认你。但我是不会去堕胎的。因为以前无知愚昧已犯下地狱业。已是心念愧疚难受。如今学佛自知罪业深重,断不敢动此心念。除非我命不在。孩子不保。他一听,非常生气。大声喝道:不可能。你别做梦了。这样的气氛师兄们可会如此演。末学是什么都没说,看着他久久无语。此时已是午餐时份。末学腹中小儿饿了,泡了一碗面,又为法眷属端了一碗,劝他吃些将就一下。他不作声,看着末学也是微微一叹。阿弥陀佛,师兄呀,说实话。其实演着演着末学知道都是念头。因为起心动念皆是妄。除了阿弥陀佛之正念常在心中观照。这时末学已经有些领悟了,什么叫看戏。什么是悟心。皆在念头之间而已。因为是心做主。心中只有阿弥陀佛的时候,一切都是弥陀表法。若不会看戏,皆是分别执着呀。当然会念念皆妄,迷在境中。所幸,末学已有所领悟,只是还得每天练习,不熟练呀!但已是明了怎么去转心了。因为呀!不是外面的境变了,而是内心得境转了。转到阿弥陀佛得心念中来了。这就是恩师常讲得。境随心转。以前听经,总是体会不深,现在才感触颇深。原来是念头转过来了呀!真是太好了。 
     吃饭过后。婆婆来了。老人家很慈悲呀,护儿心切呀。开门见山就叫末学莫牵连她们半丝利益。并叫儿和末学分开。末学一听,正中下怀,忙附和婆婆。对呀,您就劝你儿,和末学分开是好事。彼此都不痛苦。婆婆看看末学竟会如此提议。也是深感不解。但还是劝他儿子了。呵呵,师兄呀!可怜天下父母心。只是心用错了方式。怪不得她。法眷属未曾应婆婆心念,不曾理会。婆婆自感无趣,也就不多讲了。只是回头对末学说道:你的心是很好,我知道。但我们都牵连不起。你要理解才好。末学点头苦笑出声:没事,妈,我明白。就不再言语。婆婆回去了,我的爸爸和阿姨过来探望我。一听法眷属的种种心念,起先都是在安慰末学,一转念头都信了法眷属的话。一边倒得都劝末学去堕胎。还举了种种别人8个月6个月去堕胎的事。真是别样的家亲呀。表法真慈悲。师兄们可看明白了是什么剧了没。这就是人生舞台剧。演得是真不错。末学心念已转过来了。已不再被情执所缚。全都是阿弥陀佛在表演。家亲亦如是。看着她们众口一心的劝说。末学只能用一句话来表达。把末学送到地狱的门口是多么的欢喜。阿弥陀佛。家亲们真不愧是对末学好。罢了。这么欢喜末学去地狱就随了她们的心念吧。末学深感无力演说,只是内心深起大悲心念。我儿莫哭,妈妈念佛把您送到弥陀慈父怀中。娘去地狱领罪。就是在地狱娘也念阿弥陀佛。无怨无悔。心念片刻之间,末学看着她们期盼的眼神,微点了头,好。一切随你们安排吧。末学只看到家亲和法眷属们露出笑容,如负重释。 
     可叹世间是非颠倒。不明因果。如此乱象,现今时代竟到处开花。真是弥陀慈悲救苦海,众生迷惑难回头。 
     这一晚,末学睡得极不安稳。腹中小儿自知危机重重,一直动个不停。末学心中悲心泗溢。安抚我儿莫悲。娘念佛送你去弥陀慈父怀中,早点脱离苦海。 
      早起光阴似剑,怎知是为添罪业。法眷属载着末学一路飞驰入医院。末学心念弥陀皆随他。此时腹中开始疼痛不已。末学泪水抑不住。法眷属自是看见的。安慰末学不要怕。没事,他会一直陪着我。末学是苦笑一声。叹息自己终是罪业深重,要去地狱念佛去了。可悲我儿一个已离去。现在又是一个儿要受如此苦难。妈妈不配做你们的妈妈。阿弥陀佛呀。请您早点来接我苦命的娃。弟子也想回弥陀慈父怀抱。可弟子罪业涛天,不配在净土。可弟子在地狱也想念弥陀慈父。阿弥陀佛愿您慈悲哀勉,加持弟子。早脱苦海。 
 
【连载5】转心转念转佛心—放下情执
     挂了号当医生见到我这个样子的时候,什么都明了。只告诉我们,你不能堕胎,只能引产。但你们手续不全,得计生办开具证明。所以回去吧。人家说好事多磨。末学什么都不执着了。人算不如天算。法眷属带着末学向镇政府的路上行驶,等车开到快到法眷属的厂门口时来电话了,末学一看是公公的号码,问法眷属接不接。他一心直奔镇政府对公公电话并不在意。我只劝到。也不急于一时,或有什么事也说不定。师兄们呀!就是这个电话扭转乾坤了。冥冥之中,阿弥陀佛都安排好了。只是迷茫中的众生不知而已。电话接起刹那,公公的朋友律师菩萨开了口,问法眷属你们在哪里。法眷属本不想回答,但不好意思就开口,刚到厂门口,律师菩萨忙急切呼唤,快回来,有重要事说。法眷属就开到了厂内。此时,末学是明了了。原来公公一早就去请这位朋友了,知道他能劝说。只是不想法眷属动作这么快。已去了医院,若不是手续不全,再三分钟就到镇政府了。那时想出主意都没得办法了。法眷属是铁了心要末学去堕胎。所以一切自有天意。师兄们呀末学心是安了,不管你们是何主意。末学和腹中胎儿将不再受此磨难。算是逢凶化吉了。感恩弥陀慈父的悲心安排。
    律师菩萨很慈悲,他劝说了法眷属,两个多小时才将他念头放下,并述说了一切原委主意。原来律师菩萨也学佛呢。诵过地藏经,知道有些事不能做。他的慈悲表法令末学跪拜叩首。最后末学和法眷属还是决定分开。末学从没这么开心快乐,谁家离婚如末学般,获得重生一样。末学在这小镇中也算是头一个吧。事情很顺利。在去民镇政局的路上。法眷属此时也放开心结了,他说:昨天晚上他梦见阿弥陀佛了,阿弥陀佛伸手给他一个纸条,他把纸条放到经书中了。起来后就匆匆赶去医院。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。律师菩萨说:这还不懂,指点迷津呀!法眷属点点头原来如此,觉得自己是有些做得过火了。之后律师菩萨又言,你知不知道你差点闯了大祸。你女儿刚过头七,你就拉着妻子去堕胎,你知道吗。这罪过你背不起,因为家里还会办白事。而且冲到谁是不知道的。这是大凶。你怎么这么糊涂。真是你妻子太受罪了,你不知道她会没命吗。以后切不可鲁莽行事。看你平时挺好的。怎么会搭错线,竟办糊涂事。好在我来得及时。法眷属也自知理亏。便不作声。 
     阿弥陀佛呀。师兄们这就是阿弥陀佛化身律师身来救末学来了。真是末学欢喜得直掉眼泪。法眷属看看末学也叹了口气。轻声地,对不起。末学什么都没讲摇摇头。只是不断的掉眼泪。法眷属对律师菩萨说,妻子是个心很好,很老实的一个女子。他讲到这。末学眼泪更是淌个不停。是的,苦尽终有甘来的时候。办好一切手续。末学心安念佛更切了。只因一切有弥陀慈父安排,弟子安心靠到便是。 师兄们呀,最后女儿过世五七那天。镇政府领导和计生办领导都来劝法眷属不该如此对待末学,劝我们复婚。并帮末学办理了准生证,因为太同情末学得遭遇。都埋怨法眷属一家。阿弥陀佛。末学看着那些有缘菩萨帮末学说话,真心感恩。叩拜在地。哽咽直念弥陀。在她们的陪同下,末学和法眷属又复婚了。兜兜转转又聚在了一起。真是弥陀慈父巧安排。半是真来半是假。守得云开见光明。原是慈父渡苦儿。 
赞一下
佛宝居
上一篇: 【连载4】弥陀女儿表法「生死别离之」下篇
下一篇: 【连载6】生感恩化慈悲转佛心皆是修炼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隐藏边栏